“无论多晚,我都等你平安回家。”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无论多晚,我都等你平安回家。”

爱情总是从同情开始,所以不舍分离。

纸邮|晚风



言伺,我们分手吧。


今天,我被雷声惊醒了。雨水冲刷着陈旧的窗格,倒灌进我的大脑,有些窒息。因为阴天,房间里昏暗阴沉,床单上没有一丝温度。言伺,你还记得吗,你说过,每到这时,你总是会想起我。


床头的相册在这时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可我还是,还是想再看一看,看一看这三年 我们走过的路。


大一的时候,我遇见了你。你大我两级,那时内向又局促的我总觉得你距离我好远好远。例会时你说:“我是一个优秀的人,所以我也希望和优秀的人共事。”


言伺你知道吗,你的这句话激励了我而后的匆匆数年。那时的你对我来讲,只是一个我敬仰的有能力,又有自己的安排的学长。


所有人都说,言伺是一个浪子,我对你更是避之不及。可慢慢的,慢慢的,我总会觉得你身上笼罩着挥之不去的孤寂。




大一社团聚会那时,我为期两个月的初恋也早早夭折,年少时的怦然心动终归没能久处依然。


我坐在角落里,身边环绕着不同的男生搭讪,而我抬起头只看到了远处的你投来的凝视目光。那天,你只是默默在我身后替我解围。那天,我们才算真正的认识。

爱情总是从同情开始,所以不舍分离。我们同样的晦暗,同样的不安,同样的坚强,同样地靠近对方。你真正抱有着原则堕落的每一寸光阴从未对我隐瞒。

我说:“你看啊,会有光是存在的。即使到了夜晚也会有路灯,会有星光,会有我在点亮你走的每一步路。

慢慢的,我陪你走出了躁郁症的雾霭。你说“你知道吗,我很难过。现在,你有不懂的事会问我,但是你难过的时候却不会找我。”“我会拉住你。像你对我一样,把你带进阳光。相信我。”所幸,我们没有错过,可能对未来真正的慷慨就是把一切奉献给现在。

“无论多晚,我都等你平安回家。”

真正在一起的那天,我看到了言伺眼睛里的光。


“我在,我一直都在。你不开心要和我说,可能有时候我也会很无力,给不了你开导,但我可以给你拥抱。我会尽自己的全力,去做你喜欢的事。我会保护你。”

大概是源于言伺最初的那句话,后来的我变得优秀、自信、独当一面。甚至比你当初做的更好。可言伺啊,为什么对于我们两个人,你依旧走的好远好远,成长的好快,而对于你的我还是那个不懂事的我。言伺,我总会觉得,你把我自己丢下了。

当一个人真正爱你的时候,你就会活成女主的样子。我们在大学里度过了言伺校园生活的最后一学期。言伺在厨房炒菜。我张着小手,小碎步跑过去,从背后一把抱住。

某人无奈地端着刚出锅的菜喂到我嘴里。“好吃吗?”“嗯嗯嗯嗯,超级好吃。”后来,我坐到沙发,你躺在我的腿上。那个时候可能真的是,看着你想到了孩子和年老吧。我是一个对亲近的人很敏感的人。某天,言伺无意一句玩笑,我便不再开口说话。

“不开心了?”“没。”言伺委屈巴巴趴在我身上,咬着我的下巴“看你一副自闭的小样子,我错了……”。又或是看我食欲不佳时,关掉手机播放的电影,打开海绵宝宝哄我吃饭。而后种种。言伺的每一瞬间都在告诉全世界他在用心地护着我喜欢着我。而我同样回应。我们走过了校园的每一寸角落,融入了对方心脏的每一滴血液。

可言伺啊,看着这些,我总还是想说:
言伺,我们何至于此。

“无论多晚,我都等你平安回家。”

你知道吗,总会有一个人,他从不让你失望。他会带给你生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他永远在那里,好像信仰一样。

我大三的时候,言伺已经开始上班,我们也开始了异地恋。对于应届生来说,言伺收入可观,每次收到奖金的下一秒一定会开心为我选好礼物,和我说“你看啊,你老公有能力给你买东西啦。我会好好攒钱娶你。”但我知道,未毕业的你就已足够成熟,为人处世,人情冷暖,这世间的好与不好你都游刃有余。可你始终是一个骄傲的人。

所以,刚上班的你不安、焦虑、隐忍、挣扎。放假把自己关进被子里,上班时又喜笑颜开。那段时间的每一个深夜我都希望能给你送去仅仅一丝慰藉。你说,那时的我对于你,是走下去的精神支撑。你独自前行的每一个缝隙都有我去填满。那时,我总是会随着时节变化为你备好衣物、药品等等所有我能想到的一切。鼓励、安慰、陪伴、信任和支持。

无论多晚,都要等你平安回家。可言伺,你知道吗,那时的我好累。无数次崩溃痛哭,无数次悲伤迷惘,就像沉溺在冰冷而麻木的海里。可我知道,你需要我。所以,我愿意放下这些去温暖你。


“无论多晚,我都等你平安回家。”

后来的后来啊,你休假回来。我们一起做了陶瓷,一起走近丹顶鹤,一起驾车去看繁花盛开。你总是嘴上说着忙,却默默地调换自己的行程,去陪伴我哪怕只多一天。可慢慢的,我们对对方都有了更多的索求。期望对方的无限理解,期待对方的永恒笑面。

渐渐地,我依旧晦暗坠落,可你的压力也日益增加。渐渐地,我们不再像从前一样和睦陪伴,多了争吵和自我保护。可我们依旧相爱,所以我们更加不懂,为什么彼此关心爱护的两个人却更容易被相互推开。

冬雪融化的时候,你住院了。刚下手术台的你麻药未过。目光仅仅停留在我的身上,模糊地呢喃“你还难受吗?”那一瞬间,我望着你心中一跳,脑海中闪过:就是他了吧……  

那天晚上,你发烧了。怕黑的我独自下楼拿身份证买退烧药。不知道投了多少遍的凉水为你擦拭身体,不知道找了多少次护士,昏迷中的你紧紧握着我的手。就这样,到了凌晨三点。

你醒来问我的时候。我才想起,原来,我也是刚刚出院三天的人。那段时间,我第一次见到了你的家人。让我感受到了亲切和温暖。不得已在你家中过年时,碗里堆满了你为我剥的虾。而你的这些无时无刻毫无保留的好也让你身边的每一个人更加重视我。

可是言伺,我们怎么会想到呢,我们总是能坚持走过各种风浪,却也总因为小事而不断伤害对方。言伺,我总觉得,我们不至于此。

太多的太多诉说不完。渐渐地,你眼中的我愈发敏感,偏激,不懂事。渐渐地,我眼中的你日渐焦躁,敏感,不耐烦。越来越多的不理解不知在何时何地生发芽。欲望不解的藤枝沿着岁月攀爬,万千过往在无声无息中被藤条覆盖。伤害对方或许可以证明爱意深沉。

我们深陷其中。当我们反应过来时,逃得越紧,刺的越深。言伺你说“你已经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了,可我真的看不到未来。我们两个在一起总会新的矛盾产生。所以,与其真的割舍不开,不如真的放手。”言伺,渐渐地,我也看不到前路。可你又说“我真的舍不得你,我们再一起尝试一下好不好。”
  
言伺,我们不至于此。却不知。我们是否不止于此。
   
言伺。
言伺。




点个在看你最好看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未分类

想做的事立刻去做。

2021-7-28 14:14:30

未分类

“这一次,我是真的放弃你了。”

2021-8-2 13:51:1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