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我要记住你的样子,像鱼记住水的拥抱。

纸邮|七羽



亲爱的外公:


展信安。


细细数来,我们已有十一年未见了,但是你却常常跑进我的梦里,也不知你是不是想我了。


不过,外公,我好想你啊,很想很想,我想念你在盛夏的傍晚给我抓蛐蛐,想念你用蹩脚的普通话给我讲小人书,想念你骑着“二八大杠”的自行车载我上下学,也想念你一看到我就堆满褶子的笑脸和眯成一条缝的眼睛。



公,昨天晚上我又梦到你了,在梦里你的身体还很硬朗,我还可以坐在你的肩头摘院子里树上的李子。


那时候的时光是那么缓慢,快乐是那么纯粹,阳光透过枝叶,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光影,在那忽明忽暗的光影中,一位六旬老人笑着把孙女举过头顶,李子的香甜气味弥漫了整个院子。


一瞬间,场景飞速变换,只见黑压压的人群围在狭小简陋的灵堂里,中间摆着一口木头棺材,人们在低垂着头失声痛哭。


在没人注意到的角落里,有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小女孩儿,大大的眼里盛满了泪水,一滴一滴的砸向地面,不一会儿,地上就留下了一小片水渍。


突然从梦中惊醒,才发现我早已泪流满面,枕头被打湿了大半。


“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外公,你食言了,你明明说过,只要我做噩梦,醒来一定会看到你,你会拿着我爱吃的牛轧糖陪着我,你还说吃了糖就不害怕了。可是,现在我又做噩梦了,你在哪儿呢?你是不是正在天堂上拿着牛轧糖手足无措地看着我呢?


从我记事起就一直是你陪着我,你学着给我扎辫子,从一开始的歪歪扭扭到后来像模像样,学着给我做好吃的鸡蛋饼,学着给我讲故事,那时候,你应该是把毕生的耐心都用在我身上了吧。


记得有一次,我和别的小朋友打架了,两败俱伤,不过,对方更惨一点儿,因为我用美工刀把他的手划伤了。


在我印象里那是你第一次冲我发火,你极其生气地指责我,让我道歉,可回到家后你却还是软下语气来给我讲道理。


我当时哭地一抽一抽的,哽咽着说:“他骂我是没爸妈的小垃圾,为什么就我没爸妈啊?”


那时候你沉默了很久,可你并没有因为我是小孩儿就敷衍我,也没有故意为他们开脱,你告诉我是因为计划生育我们家没钱交罚款,你还告诉我什么是计划生育,为什么要施行计划生育,你把所有的一切掰开揉碎了告诉我,只为了不把我蒙在鼓里。


我又哭着问你:“为什么我们家没钱爸爸妈妈还要生弟弟啊?”你当时的回答让我至今记忆犹新,你说:“大人也会犯错,是他们做错了,你没错,阿妩是个好孩子,外公最喜欢你了。”


可是,外公啊,自从你离开以后,再也没有人跟我说过“最喜欢你了”这样的话,再也没有人会拿糖哄我了,再也没有人会包容我所有的缺点了。


爸爸妈妈让我照顾弟弟,让着弟弟,我的零食大部分进了他的肚子,他没了零花钱总是要我的,有时候爸妈在外面忙得回不了家,我还得给他洗衣服做饭,忍受他的各种挑剔。


那时候,我总是在想,是不是因为以前你把我宠的太好了,才让我现在有这么大的落差,无法接受这个“逆来顺受”的自己和枯燥无味的生活。


每当我感到难过的时候,我都会抱着你送给我的乌龟布偶,向它诉说委屈,那时,我把它当成了唯一的念想,可后来,这唯一的念想也没了。


外公,不知道你在天上看见没有,乌龟布偶被弄坏的那天,我哭的撕心裂肺,第一次和弟弟打了一架。


那是你离开我的第二年,我很难过没能把你唯一留给我的东西保护好。


“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后来,我开始写文章、写小说,他们说我是不务正业,异想天开,我想,要是你还在就好了,你一定会支持我。


因为你经常说,“没有什么应不应该,合不合适,无论什么事,只要喜欢并且不放弃就能做好”。


虽然你没读过几年书,但却活得十分通透,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言谈举止,你都表现得十分睿智,你告诉我要多读书,书读多了,在胸襟、气质上就显露出来了。


你总是喜欢用最通俗的话语来告诉我人生的智慧。


说实话,写文章这件事,我真的遭到了很多人的鄙夷和反对,也被否定过无数次,邮箱里堆满了“未能过稿”的回复,我也想过,自己是不是就不适合写作。


可我还是不想放弃,因为就像你说的:“人这一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有些事当时不做,以后可能就真的没机会做了”,所以为了不留遗憾,我还在写作这条路上摸索尝试。


毕竟,所有光芒,都需要时间才能被看到,所有幸运,都是努力埋下的伏笔,相信终有一天我会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前段时间,我无意间听见一句歌词,突然间又想起了你。


“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我要记住你的样子

 像鱼记住水的拥抱

 像云在天空中停靠

 夜晚的到来

也不会忘了阳光的温暖”

“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后来我才知道这首歌是在讲述爱情,可每次听到它,我脑海里都是你的身影,我想把你的模样刻在我的大脑深处,害怕哪天一起床就突然忘了你的样子。


记得《寻梦环游记》中提到,人会经历三次死亡。


第一次,是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在生理上宣告了死亡;第二次,是举行葬礼的时候,在社会中宣告了他的死亡;第三次,是当世界上再没有人记得他的时候,他就真正死去了。


外公,我不想让你真正死去,我想永远记住你的样子,不管世界上有多少人忘了你,你都会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愿你在天上一切安好。

                                                                      

                                            您的外孙女:阿妩




点个在看你最好看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未分类

我不看月亮,也不说想你

2021-8-21 13:39:49

未分类

“结婚后,她还是忘不了前任。”

2021-8-25 13:24:3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