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后,她还是忘不了前任。”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结婚后,她还是忘不了前任。”

作者|海棠果

都说结束一段情伤最好的方式,是开启另一段恋爱,但是对木子来说,她的伤连一场婚姻都治不好。


1、


木子和阿诚相遇在她19岁那年的夏天。


这个夏天正是木子高中同学亮亮的生日,亮亮广发“英雄帖”,召集五湖四海的高中老铁到广州来给他过生日。木子也是其中之一,虽然木子顶着校花的头衔跟他勾肩搭背,但了解他们的人都知道两人不来电。


亮亮带着高中同学和大学哥们呼啦啦奔向海边,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那个年纪的少男少女开心不需要任何理由。


生日会以后,阿诚死乞白赖求亮亮要木子的QQ号,代价是给亮亮买一个月早餐。


加上好友了,阿诚在电脑前正襟危坐,理理头发干咳一声,慎重地发消息:木子同学,你好。我是亮亮的室友阿诚,他生日那天拍了好多照片,我这刚好有一张你的,发给你留作纪念吧?


照片里木子对着镜头笑出了梨涡,那天的天很蓝,云很轻,木子的身后,阿诚凝视着木子笑弯了眉眼。


没错,这是他们的第一张合照,他们的故事从这里开始了。



2、


阿诚在木子19岁生日那天表白,他把过去18年的礼物都补上了,包括拨浪鼓,大白兔奶糖,毛绒玩偶。在鲜花,巧克力,项链旁边,最显眼的是心形盒子里的千纸鹤,那是阿诚亲手折的,一千只。


木子在南京,阿诚在广州,所有节日,生日,纪念日,他们都奔赴对方的城市。到大学毕业,往返的火车票装了一抽屉。


毕业后,阿诚在深圳工作,木子被家里安排留在南京。


他们和所有情侣一样,吵架,和好,每年木子都要把阿诚拉黑几回再放出来。


周五晚上阿诚像以往一样写方案加班到很晚,周六一早还迷糊着,就被木子笑靥如花地敲开了门。


“阿诚,我不想再跟你异地了,我已经从南京辞职啦。”


木子没有提前说,是想给阿诚一个惊喜,可阿诚眼里竟有些慌乱。


工作日里阿诚那天早出晚归,木子经常一天都跟他说不上几句话。出去逛,不到几天就厌倦了,还不如在南京。


“木子,你还是回南京去吧。”阿诚要工作,没有时间陪她,毕竟自己不像木子是家境优渥的独生女,可以不考虑一切,只顾恋爱。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阿诚不敢向自己坦白:木子的深情让他害怕,怕自己承担不起,不能报以同样的深情。


木子试图在阿诚眼里找到开玩笑的痕迹,但只发现了他深思熟虑的认真。


木子不明白阿诚为什么赶她走,凡事都有一个理由。终于,她在阿诚的手机里找到了理由:一个19岁的女孩。


女孩子留着披肩长发,每个笑容都带着不讲道理的开心,让人看着就觉得世间美好不过如此。像极了19岁的木子。


微信里疑似暧昧的聊天,在伤心的木子看来,就是铁证如山。生气哭闹都没有用,阿诚铁了心要她走。



3、


回到南京以后,生活似乎又回到了正轨。阿诚不断跟她解释道歉,他们和好了。但怀疑的种子既已埋下,终要开花结果。


阿诚回复微信不及时,电话没有接,木子都会神经敏感地想起那个女孩子。看着身边恋爱的姑娘,生气了就喊分手,一说分手男朋友就妥协了。


木子以前觉得那简直太矫情了,但吵架久了,看阿诚态度越来越不好,她也忍不住想“作”一回,反正阿诚肯定会来求她的。


“你是不是又找那个什么跳舞的妹妹啦?我们的纪念日你都差点忘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木子连珠炮似的质问。


“你要是真不爱我了,那我们分手好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虽然看不见,但木子知道,阿诚肯定又抽了满地烟头。过了好久,响起阿诚疲惫沙哑的嗓音。


“如果你要分手,那我没意见。”


是木子提分手的,但她不甘心,阿诚怎么能不挽留就这么答应了。木子失眠一整夜,翻箱倒柜找出阿诚送给她的礼物,给她写的情书,广州到南京往返的车票,那些都是阿诚爱她的证据。


木子又拖着行李来到阿诚的门前,她要一个答案。迎接她的是阿诚的怀抱,没有任何语言,她觉得他们又和从前无数次吵架一样和好了。但第二天清晨,阿诚跟她说:“我认真考虑过了,我们分手吧。”



4、


分手后,木子独自去旅行。雪山,花海,湖泊,草原,任何一个地方都让她想起阿诚。周庄的夜晚,烛影摇红,木子喝醉了,天上的月亮变成了两个,她多希望这一切就是一个梦。


可就算是一个梦,梦也不能放过她,木子发现自己怀孕了。她24岁了,可她还是个小女孩。她害怕,不知所措,却隐隐有点小窃喜。


再见阿诚,他瘦了,听到消息他有点慌乱。不过最终他还是镇定地跟木子说:“我陪你去做手术。”


木子惨白着一张脸躺在病床上,她不懂什么是为人父母,但心底里还是觉得无限遗憾。那个孩子就像她的爱情,来时甜蜜,去时竟剜心般疼痛。


但不管多痛都会过去。一年以后,木子接受了家里安排的相亲。


他叫阿宇,还在念博士,中等身材,戴着眼镜,白皙清秀的脸更显出一股书生气。比起阿诚的个性张扬,阿宇的脸更内敛,性格也如他的外表一样温柔。


他们短暂的交往过后就结婚了,婚后木子陪他去长沙念书。婚姻注定是柴米油盐,跟阿宇在一起远离双方的父母家庭,木子也乐得清闲自在。


木子跟阿诚分手后,一直没有删除他的微信。她结婚,他也知道。结婚那天,木子一有空就刷朋友圈,但直到婚礼结束,阿诚都没任何消息。


阿宇作息非常规律,写论文到12点就上床睡觉。阿宇探身想跟木子说说话,发展木子睡着了。


身边已响起轻微的呼吸声,木子睁开了眼睛。今晚星光璀璨,就像19岁那个夜晚。那天阿诚和几个同学一起出来玩,各人牵着各人的女朋友躺在草地上看星星。


那时每个人想的都是天长地久,可五年过去,全部都分了手,就像今夜,星星再闪耀,天亮了热闹都要散场。


木子翻过身闭上了眼,今晚是不是又会梦到阿诚呢?


(本文完)
 

“结婚后,她还是忘不了前任。”


福利时间:

为了感谢大家一直对纸邮的支持,今天起我们会随机抽取一位留言读者。随机送上一份现金红包。

立志成为有温度的公众号。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未分类

愿深情都不被辜负

2021-8-23 13:40:18

未分类

线上兼职:600-5000元/月、录入排版兼职、男女生不限、在家可办公!

2021-8-27 13:00:5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