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录:以后恶鬼我来抓,我护着你(上)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黑白录:以后恶鬼我来抓,我护着你(上)


以后恶鬼我来抓,我护着你。——黑无常
我是谢必安,令人闻风丧胆的白无常,我死很多年了,年头多到我自己也数不清了。沧海桑田,人间又是一番光景,在这黄泉看尽了死别生离,奈何桥上的痴男怨女,十八层地狱的人性扭曲,甚至还有被我勾魂前的惊恐不安,亦或坦然自若。
这人啊,免不得被七情六欲折磨,受尽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蕴织盛(欲望缠身)。
就连我们冥界的鬼差也是在人间千锤万凿出来的,前尘往事念着念着便淡了,可若想彻底忘记,也是难于上青天,有人为了再相见,宁愿跳入忘川,忍受永无止境的苦痛,也不愿喝上孟婆汤投胎转世。有的魂,守得云开见月明,再续前尘;有的魄,苦等无缘终无悔,骨枯黄土。执念,既是枷锁也是救赎。
“又在感慨什么呢”,沉浸的思绪被冰冷的声音打断,我回头望去,只见一袭墨青衣衫,手持勾魂锁,卓尔不群的冰块脸,头顶官帽,写着“天下太平”四个大字,而我的官帽上也印着“一见生财”与之相应。任谁也不曾想,世人口中凶相毕露的黑无常,竟是个“馆阁凌空,气宇轩昂”的俊美阴差。
他有名字,范无救。“方才去哪了,我在阳间寻你不得,便来冥界找你。”范无救抱怨着,坐到我身旁,他摘下我惨白的官帽,用我的灵器哭丧棒,打理着官帽上沾染的焚火灰烬,“又去火堆里勾魂了?” 他看着我一板一眼,一字一顿的问我,“怎么,成了阴差就不怕火了?你忘了我们当年在书院,险些被大火焚了?”我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虽然眼睛看上去只有“了无生气”的冰冷,但他心底有“责之切”的关怀。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我不由得想起,些许前尘旧事。
我生在富有人家,虽得实在,但无体面,只因世代务农,到我父亲那一辈,靠商贾贸易才勉强得了些富贵,在这乱世,盗贼横行,贪官相护,民不聊生,我们谢家虽身居江南,但也要谨小慎微,惶惶求生。同年夏,大旱,水源干涸,我替父亲运送江南布匹,以供太守黄良享用。
行至荒凉处,一座孤坟立在前面,阴风阵阵,我心里像是装着一把拉满弓的弦,虽见多识广,但此番景象,颇为忌惮。我本想快马加鞭带着布匹队伍快速前行,但总是隐隐约约的听见什么声音,像是求救,更像是呢喃哽咽,我跳下马,顺着声音来到孤坟旁边,这坟上很是奇怪,压着两块厚厚的木板,板上贴满了符咒,这符咒竟是用人的鲜血所绘,血未干,像是新坟。
我壮着胆子推开覆在上面的木板,突然一只手从土里伸出来,抓住了我的手,心里的弦断了,我慌乱后退,可这手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不肯放手,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双手猛地抓住这只手,向外拽。
正要跑走的队伍中的仆人们看到我这般行事,便也明白了七八分,跑来挖坟,这是新坟,不是陈土。一会功夫,挖出来个活人,此人双手撑着地面,止不住的颤抖,张嘴大口喘气,像是搁浅的鱼儿遇到水,我压了压惊,待他呼吸均匀了些,便凑上前去,“你这是被谁活埋了呀,他”,未等我说完,这少年抬眼望向我,他的眼睛布满了红血丝,嘴里不断地重复着两个字,报仇,报仇……
(未完待续)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未分类

无论什么年纪,始终相信爱与被爱​

2021-8-29 13:25:13

未分类

我们都是别人的“情感大师”

2021-9-3 14:02: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