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的爱和情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点击关注了解更多精彩内容!!一在那脸色与情感都荒山秃岭似的山沟,小兰感受到的爱情,就是贴个红喜字,穿上新衣裳,很快就成年轻的老太婆。于是,她立志要去过大城市的生活,要像都市女性一样去经营自己甜美的爱情!可父母却早已为她定下了亲事,男方叫马吉尔,是乡长的儿子。所幸那马吉尔是个很有抱负的小伙子。他支持她去实现梦想,他那当乡长的老子也只好依他,把小兰也弄到了县城去跟他一起去读高中。1999年他们在高考中双双落榜后,他的父母不顾他和她的反对,也不管违不违法,硬是为他们张罗婚事。可胳膊拧不过大腿,18岁的她与19岁的他就“优先”迈入了婚姻殿堂……婚后,他们继续去复读,在县城的学校里没人知道他们是夫妻。转年高考他们双双榜上有名,他们报的第一志愿都是哈师大,可小兰却被鬼使神差地录到了北京一所大学的新闻系。可接到录取通知书后,她却发现自己已经有了身孕……二马吉尔看她伤心、委屈的样子,就叫她打胎去念大学!可婆婆一听她要打胎,“扑通”就跪在了她的跟前,又是磕头、又是作揖、苦苦哀求她生完孩子再去念大学。她不答应,婆婆就跪着不起来!这时,马吉尔挺身而出,跟父母叫上了号:要不让小兰去读大学,他就跟她打离婚——在那山沟里,“打离婚”可是有伤门户风化的可碜事啊!于是,她这才上了大学。从此,家就跟随理想上路了,他们开始了一半在繁华京城、一半在美丽冰城的生活。小两口儿冷不丁分开,那种牵肠挂肚、魂牵梦萦的“两处闲愁”,没有亲身体验的人是很难想象的。偶尔“复习”一回家的感觉,要费好多周折不说,有时还会闹出麻烦来。受“美国911恐怖袭击事件”影响,那年“十•一”黄金周,各地对证件检查都特别严,她北上至哈,由于心慌情急,走得匆忙,或者压根儿就没想到要带结婚证……他们虽然住进了旅馆,但只能眼巴巴地分居男女客房。当时她那房间只有她一人,她偷偷把他叫过来,可还没说上几句悄悄话的功夫,突然进来一位女顾客,害得三人全都吓了一大跳!半夜时分,他那房间的顾客去赶夜车后,她溜了过去,黑灯瞎火地刚摸到他的床边,却又响起了敲门声——这下坏了,警察查夜来了,他和她当场就擒,而且还被弄进了看守所!后来,经双方户籍所在地派出所、民政和学校共同证明,才被放了出来。在念大学的日子里,离多聚少,每年相依相守不过寒暑两假,留下太多、太多的惦念和牵挂,那却在她的记忆里,刻下了余味无穷、美妙无比的爱情印迹……三2004年大学毕业,她在京城一家报社当了记者;马吉尔却去黑南的一所中学当了教师。她想凭借记者的优势把他调进京城,可结果却是“此类问题太多,解决京城内外两地分居——只能出,不能进!”后来,马吉尔又多次尝试到京城应聘却都没有成功。同学和朋友就都劝她:京城这么大,难道就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你那老马的男人?同事们也开导她:都什么年代了,还死守着那份陈旧的爱情望月兴叹?北京的好男人有的是,干脆就地就近换一个算了,免得让那牵肠挂肚弄得“人比黄花瘦”……她没有把这些好心的关怀放在心上。可报社社会部的柳主任却上心了。那是2005年秋天的一个周末,柳主任给她打电话,叫她立即赶到一家酒吧执行采访任务。她到酒吧后,却被柳主任拉进了雅间。她愣愣地问:“酒吧里出了什么需要报道的新闻?”那柳主任却说:“你的丈夫远在天涯,我的老婆也远在海角,你我同是京城无家的人……这,你看需要报道吗?”她的脸“腾”地就红到了脖子根儿。对于“野鸳鸯”的生活,她压根儿就没想过。于是她就慌忙地说:“我还有个稿子急着要赶……”可在她转身离去时,却被那柳主任拦腰死死地抱住!她本能地给了他一记耳光,趁他“发愣”时,她夺路而逃。可从那时起,她的心情却海样儿地汹涌澎湃了起来。她那搁浅在老家的家、那漂泊在远方的爱,让她孤独、令她寂寞、使她形只影单,为她带来不尽的烦恼。但细细地琢磨,她却又觉得这就是爱,这就是深入骨子里、融入血液中的家的观念哪!所以,她不能放弃这个跟随理想和爱情飘忽未定的家!于是,她和马吉尔别无选择地商定了另一条“合家京城”的途径——那就是考研。她对他说:“咱们的家在京城,你挺进京城之日,就是咱们有家之时!”他却盯着她问:“如果这辈子都考不上呢?”她毫不犹豫地答道:“那就让家在理想的路途上漂泊下去,一辈子都像现在这样聚聚散散——聚时有家,散时有爱,虽然牵肠挂肚爱得很辛苦,却有幸福和浪漫在心头……”四择定丈夫挺进京城的途径后,她的心情平静了许多,再看到柳主任那忧郁的目光时,她的心也不再那么慌乱了。她记得那是2007年春的一天,她正在改稿子,有位乡下妹子打扮的女人,连门都没敲就进了办公室,问道:“大妹子,柳主任在那个屋啊?”没有想到,这乡下妹子竟是那柳主任的妻子赵秀娟……而且,她千里迢迢从山西农村找到京城来,居然是来跟丈夫打离婚的!再说那马吉尔,从2008年起考研两年未中。“蔫”了好长时间的柳主任,又来与小兰纠缠:“我说现代家庭就该姓‘爱’,只要能够爱到一起,找间房子就是家,就这么简单。可你偏偏坚持家庭姓‘情’,你那老马真要一辈子都进不了京,我看你的那点‘旧情’到底还能维系多久!”她看都不看他一眼就反唇相讥:“你是领导不假,可你的职责里有领导我个人生活这一款吗?”那柳主任被她噎得哑口无言。其实,那赵秀娟不想再拖累他,就找上门来要与他离婚。可他一直在打着小兰的主意——小兰不离婚,他也一直没答应赵秀娟。2009年的元旦,报社里只有柳主任和她了。他突然来到她的办公室,而且还拉把椅子坐在了她的对面,她紧张兮兮地、在心里紧急准备着反击他的纠缠!可这一次,他却是来跟她商讨工作的,他与她商量要新辟一个社会热点透视栏目——他和她一拍即合,对离婚家庭进行透视报道,引导离婚新潮流,给离婚或准备离婚的青年夫妇以启迪。自打她做这个栏目后,她所接触的对象就是破碎或濒临破碎的家庭。她看着那一个个遭受爱情打击的青年男女,离婚后似乎是摆脱了某种枷锁,她却感觉到,在那些离异者轻松自在的背后,仿佛套着一副更为沉重的精神枷锁!当她看着遭受父母离异重创的孩子们,听着那一声声“妈妈不要我了”、“爸爸总打我”的哭诉,她的心、她的灵魂、她的整个生命都被震撼了!她常常独自一人坐在夜幕一隅,对照她接触到的离婚男女的现实,品味起那柳主任的家庭和爱情观,她那紧绷绷的态度不知不觉出现了松动,她想:也许柳主任没有错?正当她快要成为“柳氏家庭和爱情观”的俘虏时——谢天谢地,她那马吉尔在2010年第三次考研中,终于榜上有名了!五马吉尔挺进京城后,她圆了做母亲的梦想。去年他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应聘到京内一所专科院校做了教师。她和他又贷款买了住房,总算是在京城里搭建了自己真正的家。然而,这一切,不仅没能给他们带来欢愉和快乐,反而生活的烦恼却是与日俱增!她上下班,要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马吉尔离单位只有十分钟的路程,可他从不接送孩子,也不做一点家务。在他的意识里,生儿育女和家务天生就是女人的事情。而且,他那大男子主义越来越严重了,动辄就指责她、训斥她、就以一家之长的身份叫她干这干那……她忍泪饮泣,默默地问天、问地、问自己:我到底该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女佣?还是他马吉尔的“丫鬟”?结婚已经十几年了,她一直以为家应该是爱的美巢、情的港湾、温馨和温暖的大本营。可在马吉尔的心中,有了家,有了儿子,就像是为爱情上上了“终身保险”似的,竟然一点危机感都没有了。虽然她一直在努力改变这种局面,却都毫无收效。更令她不能容忍的是,他马吉尔居然“关注”起了她的交往和行踪!到了这个份上,那维系婚姻的爱情在枯竭,他和她已陷入没了爱情的“空壳式”婚姻,家庭也成了一种象征了……她困惑,她迷惘,她举头饮悲怜天,她低头泣泪悯地,她一遍又一遍地默问自己:“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家呀,真的会像“因误解而结合”那样开始,又“因了解而分手”那样告终吗?她的心简直碎了!在她心中沉浮已久的离婚的念头,又一次大模大样地浮了出来。但她一想起那风风雨雨和聚聚散散,一看到这来之不易的家和刚上托儿所的儿子,那些遭受父母离异重创的孩子们的可怜模样,也同时在她眼前浮来晃去。于是,她又反复地责问自己:搞那“离婚透视报道”,为家庭伦理和社会公德建设谏言、为亲情爱心和良知呐喊、为父母责任和失去家庭的孩子们命运疾呼……难道,就与自己毫不相干吗?于是,她就三番五次地告诫自己:在决定家庭命运的问题上,不论如何都绝不能轻言放弃!可今年3月24日却是个令她彻底心灰意冷的周日。那天傍晚下班前,她给丈夫打电话,让他下班把儿子接回家,他答应了。她提前回到家里,做了几道拿手菜,准备了一瓶他最爱喝的好酒。她想跟他好好叙叙旧,共同追忆那漂泊的浪漫情怀,以期唤回家的温馨和美。可她把饭菜做好后,等了又等,他却没有回来。她往他的单位打电话没人接。她打他的手机却已关机。她只好悻悻地接回儿子,呆呆地守着那桌晚餐伤心落泪!夜晚10点多了他才回家。她没有责怪他,也没有追问缘由,只想给他个台阶下,便调侃道:“老马未老,记忆力却不行了——答应好的事都给忘到脖子后去了。”可他却说:“忘倒没忘,我以为你又跟那柳主任‘鬼混’去了呢……”他心眼儿小,但从不撒谎,当下就实实在在地说出了晚归的理由:他接到她的电话后,立即“杀”到她的单位去盯梢——他没有盯着她,就盯上了柳主任,却始终未见她出现,才知道又白盯了。此时,她那委屈的泪水“唰”地夺眶而出,她心也一下子瓦凉瓦凉的了!但她依然不想让那份亲情和友情,随已枯竭的爱情烟消云散;她更不想因没了爱情就反目成仇,使年幼的孩子承受巨大的精神创伤!因此,她一直在寻求既能解除婚姻,又能维持友情,还能使孩子继续享受家庭温暖的新方式……六今年“五•一”前夕,她与他决定协议离婚,但前提条件是:决不能“一离了之。”于是,他和她在达成“离婚不离岗”协议后,才“秘密”地离婚了……离婚后,她和他与往常一样,依然生活在那来之不易的“家”里,但她的心里总是空落落的。这天,她不由自主地来到酒吧,以酒消愁。她忽然想到已升任报社副总编的“柳主任”,回山西老家已有一周多了——此时,她说不清自己出于什么目的,或者她什么目的都没有,只是在空落时受情感需求的指使,才拨通了他的手机。当她得知他已回到京城,心情一悦便顺口约他出来坐坐。柳副总编很快就来了,他居然把那赵秀娟也带来了!话说她主持的那个“社会热点透视栏目”,虽是他柳副总编提议设立的,但起初他并没怎么上心,可后来他审阅她的稿子时,每一次心灵都会受到深深的震撼……于是,他渐渐地改变了自己原来的爱情和家庭观,而且还亲自把赵秀娟接到京城来,使那飘摇的爱和家不再飘渺!此时此刻,她的心底,在泛起对柳副总编敬仰之情的同时,也为自己这个由亲情和友情撑起的“特别家庭”,感到了欣慰。到现在她与丈夫“离婚”已经两个多月了,她和他都还没有另觅新欢的苗头,也都在自觉地履行着“不离岗”的协议……在邻里、亲朋和同事们的眼里,他们这“两口子”和和美美,相敬如宾,绝对是一对“模范夫妻”!有趣的灵魂在等你长按扫码可关注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未分类

余生,去爱一个干净的人

2020-8-18 15:37:08

未分类

瞒着你,我继续爱了很久

2020-8-18 15:37: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